第3节

  书店对面的裁缝店,是我在睡梦中还在惦记的地方。不用说,如果林婴婴是共党,裁缝店一定是她的联络站,就像我的书店。第二天中午,吃了午饭,我把穿在身上的制服外套扯掉了两个扣子,专门去逛了裁缝店。我想看看他屋子有没有电话线,因为我觉得他既是个跛足,行动不便,靠什么跟外界联系?也许有电话。我察看一番,没有发现有电话线进来。当然,也可能是电台。一个跛足者用电台是最合适的。以后,我一直怀疑这屋子里有部电台。

  从裁缝店出来,我又去了书店。小颖见了我还是冷淡得很,问我去干什么。我没看见山山,问:“山山呢?”她说:“在睡觉。”我问:“怎么这时候睡觉,生病了?”她说:“刚才我打了他一顿,哭累了,就睡着了。”我说:“你打他干什么?”她一下红了眼睛,说:“孩子真可怜,我心情不好就找他发气……”我上去握住她手,说:“就让山山去我家,让陈姨先带着,我们……的事……”她立即抽出手,毅然说:“没我们的事,你别老惦记着,忘了它。”我说:“你怎么了?小颖,我觉得你……怎么变了?”她说:“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高攀你。”我说:“你说的什么话哦,我们之间哪有什么高攀低就的,我们都是……”她打断我的话说:“为了陈耀的一句话?没必要。”我说:“也是为孩子嘛。”她说:“老金,你就别听死人的话了,听我活人的,以后你就别再想我们的事了,不可能的,陈耀也不会怪罪你的,他要有在天之灵,我想他也该领你的情了,是我不愿意,要怪也都该怪我。”我被她的坚决和毅然所震惊,一时不知所措。我心里乱得很,本来还想再同她说点林婴婴的事。看她如此决绝,只好黯然离开。

  那几天,我跟丢了魂似的,经常心神不定,身边那么多同志,一个个让我寒心:刘小颖不理我,林婴婴算计我,静子错爱我,革老对我恨之入骨……真有点四面楚歌的感觉。唯一让我安心的是陈姨,她确实是个很干练的人,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我儿子达达一下子喜欢上了她,很服她的管教。她有意给孩子在诊所附近选了所学校,每天利用接送他上下学的时间顺便去诊所做卫生,上下各一个小时,给人感觉她有两份工作。这就是她的干练,巧妙地把两方串在一起,自然而然,方便宜行。她照顾我也是照顾得很好的,每次我下班回去,她总会在第一时间给我泡上一杯茶,早上还给我煲营养汤,红枣汤、枸杞茶什么的。这天我下班回去,她照例给我端上茶,告诉我革老让我晚上过去一下。她还给我带来了好消息,今天达达他们班级第一次考试,他考了个全班第二。我说:“好啊,看来我们达达很适应上学嘛。”儿子冲上来对我嚷道:“都是陈姨教的。”我说:“那你要好好谢谢陈姨啊。”儿子懂事地对陈姨鞠了个躬。我想如果山山过来,她照样会带得很好的。所以,这天下午我突然萌发出一个新念头:实在不行,把山山一个人接过来也行,陈耀要我照料他们,说到底是为了孩子。从现在情况看,陈姨一定会把孩子带好的。这天下午,我的心情就这样好了许多。

  但好景不长,等晚上我去了诊所后,我的心情又变坏了。

  诊所的小院静静的,几间屋里都黑火瞎灯,只有一间屋露出灯光。我朝它走去,里面正好出来一个人,近了方知是革灵。革灵发现黑暗中的我,欣喜地问:“你来了,刚来吗?”我说:“嗯,刚来。老人家呢?”她说:“他们都出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呢。”我问:“他不是有事要见我吗?”她说:“进屋说吧。”

  革灵热情地给我泡茶,一边说:“他刚走,也不知是谁来的电话,挂了电话就跟秦淮河走了,最近大家忙得很。”我问:“忙什么呢?”我发现,今晚革灵无论是穿着还是人,都较以前要漂亮些,脸上似乎还施了粉。她给我端上茶,说:“重庆现在对新四军很不放心,天天来电要求我们一定要把共党在这儿的地下组织摸清楚,就忙这事。”我没好气地说:“完全是瞎忙。”她一愣,笑道:“父亲说要把你这情绪调过来,看来还是没有嘛。”我说:“所以,他也不给我分派这任务,怕我怠慢。”她说:“那倒不是,父亲是了解信任你的,不给你这个任务是考虑到你的码头太重要,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对共党这种小事情就让其他人去跑腿吧。”我说:“那么关于幼儿园的任务,他是怎么安排的。”她说:“你当然是急先锋,同时父亲准备让林婴婴做你的搭档。”我说:“是她主动请缨的吧。”她说:“是的。”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想这样她可以名正言顺了。革灵说:“听说她现在跟静子的关系也不错。”我说:“是的,甚至超过我。”她说:“这就好了,你们可以好好合作。”

  我心想,该叫好的是她——林婴婴,你们这些笨蛋,你们知道她是什么人吗?有一阵我真有种冲动,想把林婴婴的底子亮给她看,最后还是忍住了。我这是对组织不忠诚,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选择了不忠诚。

  革灵突然跟我说起刘小颖的事,告诉我说:“她回来第二天,我父亲见过她,应该说是很严肃地批评了她,可听说你支持她是吧。”我说:“是的,是我把她喊回来的。”其实不是。她说:“你还想娶她是真的吗?”我说:“这是陈耀的遗愿,你说我该怎么办,没办法!”她道:“我爸跟我说了,他是坚决反对,你呢,好像有点固执己见。”说这话时,革灵的目光中泛起无比的温柔,脉脉地盯着我。我说:“我没有退路啊。”我想抽烟,发现身上没带。革灵出去给我找来一包,我发现,今天革灵跟以往有所不同,走路的姿势挺拔了,扭腰的幅度大了,对我好像也亲近了些。她几乎把烟塞进我嘴里,一边说:“你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我说:“想。”

  她认真地想了想,对我沉吟道:“我……认为,这事你要慎重,因为这不是小事。对你个人来说也是人生大事,对组织来说,静子这条线断了确实也是一大损失,尤其是现在有新的任务需要用到她。”我说:“我跟静子的关系没有那么深。”她说:“但你要娶了小颖她就没有期待了,也可以说你对她失去了吸引力。”我说:“我不这么看,应该说静子对我是有好感,但她对我有没有期待,谈婚论嫁的期待,我看不见得,毕竟我们是门不当户不对,要谈婚论嫁,她面前也有重重阻力。静子总的说是比较传统的人,何况还有野夫这道坎。”她问:“野夫知道你们在来往吗?”我点头说:“野夫已经警告静子不准她与我来往。”她说:“可她照样跟你来往?”我又点了个头。她说:“所以,我觉得静子是真的爱你。爱是自私的,一个女人真的喜欢你,她绝不希望你属于另一个女人。”我说:“不一定。这个事情我细想过,我们随便说,假设她真的喜欢我又没有婚嫁的想法,她可能就希望我有个女人、有个家庭,这样她知道我不会缠她,不会要求她嫁给我,她反而放心了,反而敢大胆跟我进一步来往,因为没有后顾之忧了嘛。”

  其实我从来没这样想过,是临时编的。革灵听了,思量一会问我:“你们现在……关系……”我说:“就一般的关系,吃吃饭,跳跳舞,散散步,没有像你们想的一样深。”她说:“所以,你还是决定……要娶玄武门?”我说:“我不能食言,更不能对死人食言。”她抬头认真地看我一眼,郑重地说:“你愿意娶她,还要她愿意嫁给你。据我所知,她不愿意嫁给你。”我说:“那还不是你父亲威胁的结果,她怕。”她说:“其实不然,要知道结婚是两个人的事,你现在一定觉得你娶她是恩赐她,可有人恰恰……不需要恩赐。你不理解女人,女人其实比男人更坚强,更要尊严,尤其是在婚姻的事上。我问你,你喜欢她吗?”我说:“喜欢怎么了,不喜欢又怎么了。”她说:“你要喜欢她就不会这么回答,这种回答我可以把它理解为你并不喜欢她。问题就在这里,你娶她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出于责任,甚至是同情。但责任和同情都不是爱情,而女人是为爱情而生的。男人和女人真的不一样,一个男人因为某种原因可以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发生关系,但女人不会,除非被迫。男人一旦喜欢某个女人,对女人喜不喜欢他是不大在乎的,总相信只要娶回家就成了,不喜欢也会变成喜欢的。女人刚好反过来,把男人的喜欢看得比自己喜欢还要重要。不是有种说法,追女人穷追不舍是法宝,女人就是这样,只要对方喜欢,咬定青山不放手,最后都会缴械投降。这就是女人,只要你喜欢她,她就会喜欢你,不喜欢也会被感动,也会变成喜欢。为什么男人总相信只要把女人娶回家就成了,就因为他知道女人是可以被改变的。反之,哪怕她喜欢你,可如果你不喜欢她,她会放弃自己的喜欢。我相信刘小颖是喜欢你的,但她不愿接受同情,也不会试图来取悦你,改变你,她宁愿放弃你。”

  我从来没发现革灵有这么好的口才,我听得出神,她也说得出神。她不遗余力地想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小颖对我冷淡是因为我不喜欢她,作为女人她要的是爱情,而不仅仅是责任和同情。真的是这样的吗?我开始认真地端详面前的这个女人。每一个女人的内心都是一个幽深的湖。我盯着灯光下面色微红的革灵。

  “我相信就是这样的,至少你不喜欢她,这一点我现在深信不疑。”革灵说。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喜不喜欢都一样,也懒得去想了。”我说。

  “你连想的热情都没有,更说明你不喜欢她。你不喜欢她,她也就不会喜欢你,即使原来喜欢也会变得不喜欢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她说。

  “我觉得这已经够复杂了。”我说。

  “不知你肯不肯承认,你不喜欢刘小颖,是因为你心里喜欢另一个女人。”她说。

  “谁?你是说静子吗,怎么可能?我这不是工作需要嘛。”我说。

  “不是她。”她说。

  “那是谁?”我问。

  “林小姐。”她说,“林婴婴。”

  “胡扯!”我说。

  “明摆的。”她言之凿凿地说,“我早发现了,她现在对你和以前不一样,她已被你的喜欢改变了。也许以前她并不喜欢你,正是你对她的喜欢让她也开始喜欢上你了。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女人会因为对方的喜欢而喜欢对方。”

  “真是一派胡言!”我大声说,“你不了解她,她……”我差点要说她是共党分子,话到嘴边才改口,“她就是那种人,大大咧咧,无拘无束的。”

  “可能你就是喜欢这种女人,刘小颖太矜持了,所以只能博得你的同情。”革灵说。她说了很多很多,让我刮目相看。我和革灵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很少,有如此深的交谈更是从未有过。我没想到这个在我印象中话不多的女人,今天晚上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么一个人:像个女性恋爱问题专家,像个话唠。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晚上,我被女人包围了,也被困惑了。我不知道革灵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更不知道她背后还有一个大导演。此刻,导演就在隔壁房间,简易的木板把我们所说的每句话都一清二楚地输入了她耳朵!

  中途,革灵去了隔壁屋。我知道隔壁是她的房间(房间里有夹层,是用衣柜隔出来的一间小屋,是电报室),木板的缝隙虽然用报纸贴住了,但透过一些看不见的缝隙,我闻到一股特别而又熟悉的香味——除了林婴婴,没有第二个女人有这样的香味。顿时,我震惊万分。我一直以为,革灵说这些话是面对我一个人的,想不到……隔墙有耳!我的心情陡然变得烦躁起来。

  镇静!

  镇静!

  我告诫自己,不要冲动。

  不一会儿,革灵回来,把手上的一团纸丢在簸箕里,对我说:“我在熬药。”我装糊涂,问:“怎么,你病了?”她点头。我又问:“老人家的针灸也不管用,必须吃药?”她竟然低头抽泣起来,说:“身病好治心病难治,丈夫没了,孩子也没了,我太伤心了,呜呜呜……”哭得很伤心。我怔怔地望着她,不知该说什么。她还在抽泣,一边说:“中华门肯定恨死我了……他是烈士,应该得到嘉奖,可是我却在惩罚他……要把他的孩子打掉……”我烦躁的感觉又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悲伤。我点上一枝烟,狠狠抽了两口。她刚才进来手上还拎一只小布袋,这会儿她从布袋里拿出一条烟,递给我:“这烟好抽吗?我给你买了一条,你拿去抽吧。”我很不安,说:“啊,你干吗破费给我买烟嘛。”她说,依然在抽泣,只是声势弱了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上街……看到,就买了一条……”我看看四周,问:“你爸怎么还没有回来?”她问我:“你要走了吗?”我说:“不早了,我该走了。老人家有没有给你留下口信?”她摇摇头。我说:“估计不会有什么要紧事,有事我再来吧。”

  我起身告辞,她一直送我到院门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麦家作品 (http://maiji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