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刘小颖走后,我觉得好累,不一会就睡着了。

  吃了午饭,我还是觉得累,想再休息一会,刚上床,却听到又有人敲门。陈姨把林婴婴放进来,带她去了书房。我穿好衣服去书房,林婴婴对我四处嗅嗅,笑吟吟地说:“嗯,我闻到一股女人的气息,莫非是革灵刚走?”我气不打一处来,不客气地顶她一句:“你别革灵革灵的,这出戏结束了,你别再演了。”她问:“我演戏?我演什么戏了?人家喜欢你,追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别装了,我都知道,革灵怎么会喜欢我,还不都是你在煽风点火。你把她弄得晕头转向,好让你牵着她鼻子走。好了,够了,该结束了。”

  她显出高高在上的样子,说:“听着,你别冲动,我不知道你的情绪从哪里来的。”我说:“就从你身上来的。”她问:“我怎么了?请问。”我说:“你就仗着帮过我,我不会告发你,胆大妄为,如果我没猜错,今天早上你一定大有收获吧。”她打断我,说:“我们的关系难道仅仅是我帮过你?不不,请记住,我们是同志,同看一本书,同一个信仰,同一个目的。如果我没猜错,你昨晚一定看了我给你的书,并且我相信你一定大有收获。”我哼一声,“对不起,我一个字都没看,撕了,又烧了。”她说:“这不是你,也不是我的眼力。跟你说,口说无凭,在我没有对你充分的信任和把握前,我是不会把那本书给你的,那不是给你把柄嘛,你拿它去告发我,我百口难辩啊。我敢给你是因为我相信,我深信,你在心灵上已经是我的同志,只不过还没履行手续,给你书就是履行手续之一。”我大声说:“别扯了!我不姓革,会任你摆布的。告诉你,我已经下决心要跟刘小颖结婚,静子那边你也别指望了。”我估计她一定早从革灵那儿了解到我和小颖的事。果然,她听我说起刘小颖的名字一点不惊讶,径直对我说:“你别冲动。”我说:“我冷静得很。”

  她说:“那我告诉你,这是一条不归路,你不但伤害了我,也伤害了诊所的人,你会无路可走的。”绵里藏针。如今,她自信的口气就像如来佛的手掌。我真的想大发脾气,破口大骂,只是环境受限,只能咬牙切齿。我说:“我已经无路可走,我生不如死,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为什么病吗,我大冬天跳进冰冷的湖里,我想自杀!只是想到孩子,没娘的孩子,我才……”林婴婴上来扶我,我打掉她的手,继续发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自杀?我受不了,受不了她!我一挨着她浑身就起鸡皮疙瘩,你知道吗?!”她变得幽幽地说:“你不是说静子人很好的嘛。”我说:“可她不仅仅是她!她是一个鬼子的前妻,这个鬼子曾经在这片土地上杀过无数像我妻子和孩子的中国人!现在你让我去跟这么个女人睡觉,怎么受得了,我抱着她就看见一个刽子手也抱着她,看见我的妻子和孩子抱着我,对我哭,对我喊,你受得了嘛!我的天哪,这哪是人过的日子,所以我恳求你,看在我们曾经合作过的分上,我请你就别再折磨我了,我决心已下,哪怕这是一条死路,我认了!”

  她毅然上前扶住我的肩膀,说:“我理解你的心情,非常理解,真的……我可以想象你有多么难受。现在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同意你的决定,只怕革老……他是个冷血动物,要改变他太难了。”我轻轻拨掉她的手,说:“我已经有办法去说服他。”她问:“什么理由?”我说:“这你别管了,我自有主意,只要你保证刚才说的是真话,不要给他出馊主意就行了。”她说:“我保证,我绝对是真心的,甚至我还可以帮你怎么样从静子身边脱身出来。”我感兴趣地问:“有什么办法?”她说:“这不难的,有很多种办法,最简单的就是让你当个陈世美,让刘小颖当个泼妇,上街逮住你们骂,赶去幼儿园骂,去鬼子司令部骂,骂得你们俩脸没地方搁。”我一听就明白,点点头,问:“那静子那边的任务怎么办?”她爽快地说:“放心,我们可以另外想办法。等你成了他人夫,我成了静子唯一的好朋友了,我的机会也许会更多。”

  我深深舒一口气,伸出手,和林婴婴握手,说:“我会协助你的。”她趁机深情地说:“做我的同志吧,你的生命会更灿烂的。”

  我抽出手,说:“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她笑了笑,说:“只是暂时的。”

  临走前,她给我奉献了一个说服革老同意我跟小颖结婚的计谋。

  第二天,我来到诊所,请革老扎针。这次感冒发烧后,我的身体一直没有完全恢复,烧是退了,但浑身乏力,也没胃口。革老很开心,对我笑道:“给你扎了那么多次针,以前唱的都是空城计,今天看样子要动真格的了。”我说:“主要是没胃口,浑身乏力。”他说:“我刚才看你的舌苔就知道了,没事,今天一轮针扎下去,晚上就见胃口。胃口长,力气也就长了。”我问:“革灵呢,出去了?”他朝一旁呶呶嘴说:“在家。”

  我侧耳听,隐约听见电波声。看来,革老这边近来是够忙的。趁着扎针的闲工夫,我想和革老谈谈我和刘小颖的事情,可是我一出口,革老就不耐烦,“你又来了,又是刘小颖!我说深水啊,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一句话要说几遍啊,我的态度很明确——不行!理由很简单,静子这条线我们不能失去。”革老的态度我早有思想准备,我说:“革老你听我说,不是我不懂事,有些事根本不像你我想的一样,静子其实是希望我早点跟人结婚。”他说:“鬼话。骗鬼去,我已经七老八十了,鬼话骗不了我。”我说:“真的,革老,我不骗你,你以为人家真是爱我,还不就是想玩玩我。”革老盯着我看,却不语。我说:“其实道理很简单,我没有婚姻,人家反而有压力,怕我缠着她跟我结婚。可她能跟我结婚吗?就算她想,野夫也不会同意的。鬼子说到底是鬼子,静子表面上看温文尔雅的,骨子里跟别的鬼子没两样,好色,贪婪。我是看透她了,见面就想上床,下了床就想走人。”

  革老有些惊讶,盯着我看了好一会,问:“你们关系有这么深了?”我说:“从来就这么深,也可以说这么浅。不瞒你说,革老,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外面开房间了,否则你不想想,凭什么我们的关系能快速发展并维持至今,还不是一个‘欲’字,一个‘色’字。老人家,我今天跟你倒个苦水,我不容易啊,我在饰演什么角色,你知道!”他真切地叹口气,说:“我还真没想到你……有人说我们是吃软饭的,在花园里抗敌,吃香喝辣,屁话!牺牲是多种多样的,雨花台同志,你做出的牺牲党国都记着的。”我也做出动情的样子,说:“我今天跟你说这些也不是邀功领赏,我也觉得丢人,一直羞于跟你说。可是……你如果想让我在静子身边留的时间久一些,让我们这种关系能够维持下去,我看……必须要断掉她的后顾之忧。说了你都不信,近来她常常在我面前夸林婴婴怎么怎么好,言外之音什么意思,我听得出来。你说,我能跟她发展关系吗?”他说:“当然不行。”我说:“她也看不上我。”他说:“这不是她看不看得上的问题,这是纪律,你们两个人怎么绑在一起?”我说:“我想来想去还是刘小颖最合适,一来也了了陈耀的一个遗愿,二来,我们的关系是明的,保安局上下都知道我们两家是老交情,今天重新组合可能在人们的意外之外,但也在意料之内,可以理解的。”他问:“你们有感情基础吗?”我说:“感情嘛,是可以培养的,现在当然没有。”

  革老认真地看着我,没有说话,态度和眼神里却有前所未有的温存和慈悲。

  革老开始取针,神色沉重,半显犹豫地说:“你说的这个情况是个新情况,容我想想再说。”我说:“革老,今天我把该说和不该说的都说了,树要皮,人要脸,有些话就到此为止,别跟人说了。”他说:“知道,我把它带到棺材里去。”我起身穿衣,说:“唉,人在病榻上,一听棺材二字心里都发虚啊。”他说:“这叫什么病,不找医生过几天也会好的,要有时间,明天再来扎一次什么事都没有了。怎么样,现在人是不是要轻松一点?”我试着眨眨眼睛,说:“嗯,眼睛都觉得亮了一些。”他说:“你走吧,明天没事再来吧,你现在生病单位都知道,往这儿跑勤一点也没事。”我看看自己,说:“我这个样子还真像个病人。”他说:“你本来就在生病,回去看看你的舌苔,跟青苔一样的,又黑又厚。”我笑了,说:“你这个神针扎了,说不定我没到家青苔就没了。”

  有人说,这世上的一半事由谎言促成,这天我对革老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谎言像阳光一样驱散了层层雾霭,让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我收拾好东西,与革老告辞。不知道是革老的针真的管用,还是我心情的变化,走在路上,周围的树木、街道、房屋,果真变得亮堂了许多,我的身体也变得轻快起来。

  只是,很遗憾,这点子是林婴婴奉送的。

  不过,更遗憾的是,第二天下午革老让陈姨给我捎回来一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再次请示重庆,依然不同意你与小颖的事,请谅。我看完,对着纸条吐了一口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麦家作品 (http://maiji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