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回到家,我即看林婴婴给我的窃听记录,内容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只有十来页纸,记录的主要是最近几天的事。事后我才知道,前段时间刮了场大风,把窃听器的听筒方向吹偏了,当时那个会飞檐走壁的“梁上君子”受伤了,无法去调整,所以一段时间窃听不到东西。好在现在他已经伤愈,去作了调整,又可以窃听了。

  从已有记录看,大部分内容是腾村与几个女助手之间的调情、问寒问暖的口水话,只有如下几段记录,让人想见他们在做一些什么事——

  1941年1月5日,上午十点。有五个人先后来到腾村办公室,好像在开会。其中有个男的,以前没有出现过,腾村叫他为“院长”,应该是指医院院长。会议一开始,腾村让百惠向大家宣读实验结果。

  百惠宣读:我们根据三种动物的体重比例,注射了相等剂量的“密药黑号”药水,每隔一小时定时观察。我们发现,第一天三种动物体温和食量均无异常;第二天,白鼠在第三十二个小时出现拉稀和呕吐现象,并且一发不止,滴食不进,至五十一个小时衰竭而死,死亡时体重减少到只有原来的一半;狗是第四十七个小时出现拉稀和呕吐现象,同样是一发不止,滴食不进,至七十五个小时衰竭而死,体重减少五点五公斤,它原来体重为十六公斤。兔子最幸运,虽然在第四十二小时出现拉稀现象,却没有呕吐,也没有停止进食,到现在依然有食欲,没有死亡迹象。我的报告完毕。

  腾村拍掌:很好,我很满意。

  五个人跟着拍掌。

  腾村:我要说,这个报告完全体现了我的愿望和猜测,下一步我们将进行人体试验,如果不出意外,我想这个不幸的人应该和白鼠同命,也就是在三十到四十个小时之间出现拉稀和呕吐现象,并且——用百惠小姐的话说——一发不止,直到毙命,死亡时间应该在四十八到六十个小时之间。小惠,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有这种猜想——对人体。

  小惠:教授,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人体细胞的结构与这三种动物相比,和自鼠最为接近。我记得您曾经说过,白鼠将是下下个世纪的“人类”,它……

  腾村打断她:好,够了,很好。十惠,你记得我曾经说过这种话吗?

  十惠:我没有印象,但我觉得这话像教授说的。

  千惠笑道:我想那一定是教授在私底下与小惠说的。

  笑声。

  1941年1月6日,下午两点。有呼噜声,腾村好像在沙发上睡觉。突然传出千惠开怀大笑的声音,笑声放浪、淫秽。

  腾村:你笑什么!

  千惠:快看看,这是你吗?哈哈,笑死人了,你怎么睡了一觉就变成一个妖怪了,哈哈。

  腾村可能是刚醒来,他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叹道:自古英豪难过美人关,我腾村在全世界人面前都是铁骨铮铮、说一不二的英雄豪杰,但在你们几个小妖精面前却成了小丑,我是太宠你们了。

  千惠:放心,你再丑我们都舍不得离开你。

  腾村:没办法,是人总有软肋,我这辈子最后肯定要毁在你们身上。扶我起来。

  千惠:对不起,请自己起来。

  千惠喊:百惠,把轮椅推过来。

  百惠推轮椅过来的声音。

  百惠:教授,醒了?

  腾村坐起身:几点了?

  百惠:两点(下午)。

  腾村:孩子们该出来了。

  千惠:是的,我刚看见他们在操场上。

  百惠:来吧,起来吧,我推你去窗前看看,你去定一个人。

  千惠:是啊,让我看看到底是谁要倒霉了。

  腾村:行了,我不管,你们去定好了。

  百惠:男孩还是女孩好呢?

  腾村:这有什么区别,随便。

  千惠:那我肯定要一个女孩。

  腾村:同性相斥,很正常。如果让你物色一个人去谒见天皇,你一定会挑男孩的。

  百惠:您的意思希望我们挑个男孩?

  腾村:挑谁都一样,过两天就变成垃圾倒掉了,不讲究。

  十分钟后。

  百惠:挑好了。

  千惠:我们挑了一个长得特别像支那人的小美女。

  腾村:嗯,这个讲究我喜欢。通知静子,三点钟,给孩子们打预防针。

  1941年1月9日,下午三点。腾村气喘嘘嘘的声音,很累的感觉,好像在贴着墙壁做倒立。二十分钟结束,千惠过来给他擦汗,完了扶他上轮椅,递上杯子,请他喝水。连喝了两杯水。

  千惠:教授,我在想您是不是应该张罗一个派对欢庆一下。

  腾村:庆祝什么?

  千惠:庆祝您的“密药黑号”试验成功啊。

  腾村: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千惠:这是您热爱的事业,怎么能说是小事?

  腾村:这药能做什么用?充其量是给野夫、小野这号人杀人扯个幌子,瞒天过海,暗度陈仓而已,怎么可能是我们万里迢迢来到中国要干的事业?我们的事业就这么小吗?你小看你自己了。更是小看了我。

  千惠:我觉得这事也不简单啊,毒性几十个小时后才能反应出来,这样杀人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腾村:我的任务不是杀人,那是希特勒的手法,太笨拙了。关键是这样你能杀多少?当初松井石根在这里杀了几十万人,国际舆论大得盖过天,极大地损害了我们大日本帝国在国际上的声誉。我早说过,不战而屈人之兵,不费枪弹地夺人之国,才是上策之上,上上策。

  千惠:莫非教授还有更宏伟的计划?

  腾村:不言而喻。

  千惠:能让我先听为快吗?

  腾村:计划其实早已开始,下一步该由你们来实施。你去找一份文件,让大家看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前年12月份,由兴亚院发给派遣军中国总司令部的五号文件。正是这东西给了我来中国的灵感。

  1941年1月10日,晚上九点。有人在泡茶的声音,后来发现泡茶者不是百惠,而是千惠。腾村好像在看书,时而会与千惠交流一两句,问她最近看了什么书,并建议她看看“这本书”什么的。千惠泡好了茶,给腾村端过去。

  腾村:你的茶艺实在不能与百惠相比。

  千惠:教授,你还没喝呢,怎么就知道我的不如她,喝了再说吧。

  腾村:要喝了才能品头论足,就不是我了。

  千惠:莫非你能闻出来?

  腾村:当然。再说你这端茶的步子仪态也只能算业余水准。

  千惠:喝吧,喝了说不行我还服气一些。

  腾村:喝了我就不说了,我要说就在喝之前。听着,你这茶首先茶叶就拿错了,晚上要喝台地茶。台地茶性温,味平,但香气奇异,因为台地茶不在高寒的山巅,四周花草丛生,茶叶是个最会呼吸的植物,日夜与花草同生长,自然吸纳了花草的奇香异味。所以香浓味异。为什么性温?因为台地茶一般种植在丘陵地带,坡缓地阔,种植量大,加上采摘及时,致使茶之精气不足,所以性温、味平。

  千惠:这茶在第几个灌子?

  腾村:左边数,第三个锡罐。

  千惠:啊,我泡的真不是那罐茶。

  腾村:你泡的应该是第一罐的。

  千惠:是是是,你都闻出来了。

  腾村:这是谷地茶,谷地茶一般种植在山谷洼地,周边水草丰沛,地湿成泥,故不免有丝青草和泥土味。我早晨喜欢喝这个茶。

  千惠:啊,教授,你真是个神仙,无所不知。

  腾村:百惠的茶艺倒可以说是出神入化。

  千惠:啊,幸亏教授赏人不是以茶论道,否则我就不可能得到教授的垂青了。来吧,今天晚上就破例喝喝带点泥土和青草味的谷地茶吧。

  腾村:倒了吧,我晚上其实是不喝茶的。

  千惠: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我都泡得好辛苦哦。

  腾村:世上所有的天才都爱捉弄人,所谓言不必行,行不必果,天马行空,我行我素,乃天之骄子矣。

  千惠:那么请问天之骄子,今天晚上要我陪吗?

  腾村:不用,今天晚上它(应该指书)陪我。

  千惠:我已经找小野看了兴亚院前年下发的五号文件,我很奇怪,那文件居然要求帝国军人每到一地,要给当地中国的小孩分发糖果。

  腾村:很荒唐是不?

  千惠:嗯。

  腾村:那就请你多给我一些看书的时间吧,我要在书本里寻找答案。

  千惠:好的,但愿它(应该是指书)今晚能给您带来灵感。

  很多事我们是后来才弄清楚的,腾村三年前便躲在冲绳岛着手从患有霍乱的老鼠粪便中提取一种生物病毒,试图研制一种毒药:密药。来中国之前,该毒药已经研制成功。这是一种剧毒,没有异味,甚至略含香气,一千个人吃的稀饭里只要注入半个拇指大的一小瓶药水,稀饭会更可口,但食者在半小时内将必死无疑。他不满足于此,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种杀人见血的杀人,愚蠢至极。到中国后,他用密药在白鼠身上做试验,开始研制一种新的生物病毒毒药:密药黑号。这种毒药的病毒只要进入人体就会迅速繁殖,致人于死地,但要到三十六小时后才会表现出来,症状是上吐下泻,无药可止,这样杀人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从窃听记录看,就在几天前,这种毒药已经研制成功,并在一个孩子身上得到验证。1943年9月,鬼子正是用这种病毒,谋杀了他们的已经不大听话的走狗、大汉奸李士群。

  窃听记录虽然不全面,但有一点昭然若揭,就是:腾村的研究没有结束,他在继续研制一种隐蔽性更好、杀伤力更大的毒药。这也是他来中国的真正目的,他要用剩下的四十九个孩子做试验品,研制一种让中国人“生不如死”的毒药,即密药黄号。从后来我们了解的情况看,这种药将以糖果、糕点、奶制品等儿童食品样式面世,孩子在成长过程免不了要吃的,爱吃的,而吃了就会上瘾,吃多了就会智力下降、精神麻木。

  正如林婴婴说的,腾村不是想做屠杀中国人的刽子手,他要把每一个中国人都变成一头猪!蠢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麦家作品 (http://maijia.zuopinj.com) 免费阅读